三里河变身记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减肥 • 阅读 0

三里河变身记营养

三里河变身记,关于三里河怎么样的介绍

原本低矮破旧的平房区,已经变了模样。

要是在几年前,在前门这个地方能看到水穿街巷、庭院人家的美丽景象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建设新水源工程和配套工程

虽然在北京多年,但是专门到王府井、大栅栏一带的商业街转悠的次数实在是少得很,至于走进胡同里头探个究竟的想法就更是没有了。

自从到了东城,一下子和这个充满着各种历史文化元素的老城区亲热上了,几乎每天早晨都要在胡同里转悠个把钟头。

皇城的魅力与胡同的情调是截然不同的。欣赏故宫须仰视方能感知她的高大冷艳,而看胡同则只需颔首前行,便能体察众生的喜怒哀乐。

于是几年过去了,我与胡同的蜜月期似乎还远远没有结束。

第一次经过鲜鱼口商业街南边的长巷胡同时,发现胡同口有一组群雕:一位拖着长辫、套着长衫的长者拎着个菜篮子,鱼贩子提了一把杆秤在约鱼,脚底下却有两个筐子,里边蹦着几条活鱼。旁边还有位淘气的孩童新奇地往那鱼框里瞧。

莫非这么个地方原先是条河?

产生这个疑问并不奇怪,因为再往东南边走十几分钟就是桥湾了,那里还有金鱼池街,还是老舍笔下的龙须沟呢!

不过,这种猜想在前年冬天的一次走胡同过程中还是多少得到了证实:

在前门街道办事处还有保障这种“黑色金子”运输线的可靠性。目前附近的一条小胡同内,在一处低矮的平房外意外发现了一块不知是哪年立的牌子,那上边记载这个地方原先有一条河通过的,立牌这个所在是一处河湾,多做作渔船停泊之用。

据《天府广记》载:正统间因修城壕,作坝蓄水,虑恐多水溢,故于正阳桥东南低洼处开通壕口,以泄其水。

这便是三里河的来历!

然而,这一带的会馆却比比皆是,譬如泾县,南昌,汀州,江右,丰城等会馆,可以想见当年这里是十分的热闹,只是如今这些会馆的遗址除了门口挂着的文物保护的牌匾可勉强识得之外,早已成为寻常百姓家了。

如今,这一带的胡同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小桥流水人家。每当我从这里走过,踏过小石桥,穿过芦苇荡,听闻哗哗的流水声和叽喳的雀鸣,不由得想:难道是心随境转吗?

两年多来,我见证了三里河的变化。

记得当初看看满目苍夷和渐渐消逝的胡同,曾写过一片充满忧伤的小文章《胡同里的乡愁》

现在重新翻出那篇文章来,发现时过境迁,是该再写一篇见证三里河变身的文章了。

那个寒气逼人的清晨,这座不知名的古建亮出来了。

还有这石板桥,居然有了条小河,是原来的水系吗?

今儿大寒,却是个好天,天蓝蓝。

恰巧在这家门口见到了主人,一位准备出门的大叔,我问他:这是哪条胡同,拆迁吗?

这条巷子里老会馆还蛮多的,墙皮掉得厉害,牌子还在。

这是另外一家会馆遗址。

老门墩也在。

这半高的楼拆了一半,四处透风。

瞧这冰凌,该有多么冷!

好在阳光出来了。

老人们也出来了。

家门口都快认不出来了,你看,还有小河沟!

早晨出来走走,看的就是变化。

拐角处,的老平房前,这只肥猫大概是冻僵了。

呵呵,几个月之后,我才知道这是一只母猫,后来下了两只小猫。

不知不觉走到群智胡同,记得曾经看到一只狗目光呆滞地望着正在施工的铲车。

如今这里已被夷为平地,明天会是啥样子呢?

终于找到了这张照片,马条充满忧伤的狗狗。

走进新胡同,迷路了,只有这屋顶的茅草似曾相识。

胡同环境整治,这棵朽木终于被放到倒了。

记得一个雨后的清晨,我从瓦砾间走过,突然在一个杂草丛生的破窗户中发现一双锐利的眼睛注视着我—原来是一只家猫没有舍得离去。

当时看到一部分老旧胡同消失在眼前,心中真的不是滋味儿。

那个清晨,我走过这个胡同口,发现两口子正默默地看着推土机推倒一栋老平房。

她们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给老房子送行。

这独有的门牌号,估计现在连它的主不记得它的模样了。

一大早,工人就在胡同里施工了,我从土堆这边跳到那边,恰好在工人兄弟低头干活时,用拍下了这张照片。

胡同中段拐角的那一家还在,前几天还有工人给这家大门的门框刷漆。

这路是新修的,原本是坑坑洼洼的洋灰路。

夏日的荷花,开在胡同里的小河边,不简单吧!

原先那个古建筑,翻修后好像成了茶馆了。

得丰东巷拐角这家,基本上保持了原样。

好几次从这里走过的时候,听到简陋的平房内不时传来咳嗽声,我想我一定有位老先生吧!

终于有一天,在门口见到了老大爷,正和几位邻居拉起家常。

老大爷一手抚摸着他的爱猫,一手捏着一袋牛奶,很是悠闲的样子。

一旁的一位大姐说:

老爷子,现如今多好,门前还有流水,打死你也不搬!

前天早晨又见到了老爷子:

老大爷,您贵庚呀?

七十多了?

你这猫真可爱!下了两仔吧?

您咋知道?

我经常打您门口过。

难怪呀!这猫都成外国明星了!

咋地?

老外都爱和它合影,拍到国外去了。

哦,就是这明星!

这猫已经和主人形影不离了,乖巧得很,一点儿也不认生。

如今的三里河,一汪清水,这胡同便有了灵动。

河里的金鱼悠哉悠哉。

秋叶飘零,河河面上却不见一片败叶。

每次从河边走过,总能见到打捞落叶????的人,或保洁,或保安,或是白领的河长,那一丝不苟的样子着实令人感动。

据说,恢复的三里河水系上的石板桥上的条石都是从山东某个村庄运来的,北京人的福分啊!

每次走到胡同的尽头,都会遇到这位老先生,或许并非巧合,只是我们都是在固定的时间出现在同一个地点而已。

老先生推着一辆自制的小推车,一个鸟笼,一个装菜的兜子。这大概就是他每天清晨必须做的功课:遛鸟、买菜。

这一天,我看到了放置在院门口的小推车,却未见到老先生。

过了一会儿,他拄着一把雨伞雨伞,蹒跚地出了院门。

北京很少下雨,老先生一定是看到了刚刚被新雨打湿的地面。

还记得胡同整治期间那张残垣断壁间的门牌照片吗?现在是这样的。

国庆前,胡同口一下子靓了!

这条胡同终于实现了完美的变身。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介绍

介绍,拼音:jièshào,释义:1.沟通使双方相识或发生联系2.引入;推荐3.使了解。

胡同

胡同(hútòng)亦作“衚衕”(húdòng),也叫“里弄”、“巷”,是指城镇或乡村里主要街道之间的、比较小的街道,一直通向居民区的内部。它是沟通当地交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根据道路通达情况,胡同分为死胡同和活胡同。前者只有一个开口,末端深入居民区,并且在其内部中断;而后者则沟通两条或者更多的主干街道。胡同,是北京的一大特色。著名的胡同:北京的东交民巷、什刹海胡同等。

杭州阴道炎治疗哪家好
海口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沧州白癜风较好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