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盖世仙雄第十七章剑拔弩张

2020年09月17日 • 中医新闻 • 阅读 1

盖世仙雄 第十七章 剑拔弩张“李云烈,我要是你,就赶紧躲回娘胎里去,你把我一年前说的话当耳边风了吗?真以为我在说笑?”萧长天冷笑道。

盖世仙雄 第十七章 剑拔弩张

“李云烈,我要是你,就赶紧躲回娘胎里去,你把我一年前说的话当耳边风了吗?真以为我在说笑?”萧长天冷笑道。

“小杂种,就凭你?要不是有那老酒鬼,我一只手指都能压死你!”李云烈冰冷着脸,寒光闪烁。

“嘿!就怕你没这本事!”萧长天淡淡地扫了李云烈一眼,哂笑道。

“废物,死到临头,还在耍嘴皮子!给我跪下!”李云烈冷喝道,一股气势向着萧长天压迫而来。

萧长天纹丝不动,丝毫不受影响,讥诮道:“想让我跪下?就凭你这杂鱼?李云烈啊李云烈,你急着死我可以成全你!”

“杂鱼?你这废物居然敢骂我作杂鱼?”李云烈声音冰寒,脸色铁青。

一直以来,他都被别人视作天才来恭维。时至今日,即便是李林二家的当代家主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小心说话。此刻,他居然被一个他眼中的废物蔑视,揶揄调侃,自然脸色难看。

“好好好!废物,你有种!今天我一定要慢慢得折磨你,让你体会到什么叫做恐惧与绝望,再亲手杀死你!”李云烈怨毒道,眼色猩红,出离了愤怒!

“李少,不用和这小杂种废话,我已经为他准备了一场大戏,到时候我们就在一旁看戏就好了!”不知何时,林栋来到了近前,阴笑道。

萧长天闻言一凛,直觉告诉他,有一场**裸的阴谋会降临到他身上。

“难道这些人还敢在成年礼大会上做手脚不成?”萧长天寻思,暗自让自己多了个心眼。

“林少,你还为这小杂种准备了一场大戏?我怎么不知道?”李云烈问道。

“嘿嘿!纯属娱乐,无登大雅之堂。不过,这场大戏,相信还是能让李少满意的!”林栋冷笑道,淡淡地斜了萧长天一眼,那目光如同看一个死人。

两年过去,林栋一想到他被人吓得大小便失禁,当众出丑的那个画面,他的心里就一阵扭曲,恨不得将萧长天抽皮扒筋。

身周,一群少年围聚。

一些人冷笑连连,这些都是极力讨好李云烈和林栋的那些少年。更多人则是一副看热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

却在此时,一声阴冷的声音传来:“李少、林少,这废物交给我来处理如何?我和他,还有一笔账要算!”

话音刚落,但见一个华服少年走来,满面温和,眼神之中却不时闪现阴寒,有如毒蝎,正是木凌峰。

作为剑海镇第四大势力的大少,木凌峰自然有一股威势,周围的人不自觉地让开一个通道。

“原来是木少,怎么,你跟这小杂种也有账要算?”李云烈诧异道。

“李少有所不知,这废物小时候仗着体质远超常人,剑海镇的少年可没少被其欺负,就连木少也曾被其打断了四根肋骨!”林栋开口解惑道。

“林栋啊林栋,一年不见,你修为不见增长多少,颠倒黑白的本事倒是进步神速!你怎么不说是他们先羞辱我?”萧长天摇了摇头,哂笑道。

“废物,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林栋冷笑,“别以为那老酒鬼能护着你,今天是剑海镇的成年大会,会有很多大人物降临,容不得他放肆!”

“林少,这废物就交给我如何?我一会就废了他!”木凌峰再次问道,死死地盯着萧长天,那目光中的恨意,即便是萧长天看了也一阵心惊。

其实,木凌峰与萧长天之间倒没有多大的仇恨,只是小时候有一次辱骂萧长天的时候,被萧长天打断了四根肋骨,躺了大半个月才恢复过来。

木凌峰为木家大少,平日里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那一次居然让人打断了肋骨,自然怀恨在心。

然而他虽恨萧长天,却又不敢报复。因为那时的萧长天,体质实在强悍,木凌峰在与之打架时居然毫无反手之力,这让他恐惧,心里有了阴影。

幸好,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他,已经是个凝气三重天强者,反观萧长天,听闻一年前还是个没有修行的废物。短短一年,即便萧长天再刻苦修行,又能强到哪里去?

现在的萧长天,在木凌峰眼里,简直不堪一击!

他却是忽略了,萧长天在没有修行之时,就能将凝气二重天的林谷雪斩于剑下,又哪里是什么废物?

如果是平时,木凌峰绝对不敢找萧长天的麻烦。如今的剑海镇,又有谁不知酒老酒鬼的强悍霸道?

但今天不同,今天是剑海镇的成年大会,会有很多大人物降临,注定是他洗刷耻辱、打破心中恐惧阴影的日子。

成年大比,往日的一些仇恨亦可以摆到台面。他只要在成年大比上狠狠地羞辱萧长天,就算是杀了,也没有人能够说什么。即便是那老酒鬼跳出来,也翻不起大浪,自然有大人物镇压!

“木少啊,你不用心急,先观赏我为他准备的一场大戏,到时如果他还不死,再交给你来收拾也不迟?”林栋轻笑道,话语之中带着森寒。

“好!”木凌峰冰冷地看了萧长天一眼,答应道。

突然,一股冰冷的气息爆发。那股寒气,直刺得众人浑身大震,有如针锥般疼痛。

众人大惊。

但见一个少年,浑身寒气萦绕,从南方迎面走来,正是冷惊庸就是用、利用。因为中、庸二字的注释分歧鸿。

“观赏完林少的大戏之后,他是我的,谁也不要跟我抢!”冷惊鸿一指萧长天,开口道。语气之中带着一股寒气,锋锐迫人。

众人一怔,倒没想到这冷惊鸿跟萧长天也有仇恨。只要萧长天才知道,这冷惊鸿小时候亦被他狠狠地修理过。

李云烈冷笑:“小杂种,看来你的仇家还挺多的,估计不用我出手了!”

林且用户与运营商之间的矛盾在不断激化。栋嘿嘿一笑道:“自作虐不可活!”

“李少,林少,是我先开口的,这废物要交给我!”木凌峰大急,好不容易能有个洗刷心中阴影和恐惧的机会,又怎能拱手让人!

“木凌峰,你确定要跟我抢?”冷惊鸿盯着木凌峰,寒声道。

“冷惊鸿,收起你那一套吧,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如果想要木、冷二家开战,尽管对我出手试试?”木凌峰冷笑,“总之,今天我一定要亲手废了他!”

“战就战,谁怕谁!难道我们冷家会怕了你们木家?”冷惊鸿冷喝。

“反正这小杂种我今天废定了,我要用我的冰魄诀慢慢地折磨他,让他痛不欲生,欲死不能!”冷惊鸿恶毒道,脸色狰狞!

“两位大少,何必争来争去?你们都悠着点,先观赏完我为他准备了一场大戏再说?”林栋轻笑道。

这一幕,让萧长天神色古怪,想笑,却又有些愤怒。

这几人居然争着要修理他。把他当成什么了?那板上的鱼,只能任人宰割?亦或是软柿子,谁都可以捏一下?

萧长天冷笑,自他穿越到末法时代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如此轻视。

“马拉戈壁!木凌峰、冷惊鸿,你们两个想找死吗?要找萧长天麻烦,先过王某人这关再说!”

却在此时,一声大喝传来,声音由远及近。

片刻之间,但见场中已然出现一位威猛少年,魁梧挺拔,一点都不像人族,倒像一个上古大妖,正是王坚。

王坚到来,挡在萧长天的身前,眼神锋利地看着李云烈等人。在其身上,一股冷冽的气息爆发而出。

木凌峰和冷惊鸿脸色难看。二人的家世虽然不错,然而比起王家终究是差了一截。在王坚的面前,他们二人还真不敢放肆。

“哈哈!”李云烈却是大笑,看向王坚的眼神满是嘲弄。

论实力,他远远胜过王坚。论家世,虽说李家和王家同样作为剑海镇的三大家之一,但李家却是比王家要胜一筹,身后更是有了飞云门的支持。王坚又怎会放在他的眼里。

“王大少,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在我面前,你可没资格保护他!”李云烈冷笑道,话音刚落,凝气八重天的气势透体而出,向着王坚压迫而来。

王坚的身影徒然一沉,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他虽进步神速,然而与李云烈相比,仍然有不小的差距。

“这件事我管定了!谁要动萧长天,就先从我身上踏过去!”王坚冷喝道,眼神坚定。

与此同时,一股不弱的气势从王坚身上扩散而出,虽处于弱势,但终究抵住了李云烈的气势。

双方对峙,剑拔弩张!

......



宝宝积食不吃饭怎么办
聊城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上海白癜风重点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