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搭上了回绍兴的列车

2020年04月04日 • 偏方秘方 • 阅读 0

年秋天,我搭上了回绍兴的列车,因为特地选了靠窗的位子,安顿好车上的一切以后,我就开始打起盹来,也并在意都有谁坐到了我的旁边。列车缓缓地开

年秋天,我搭上了回绍兴的列车,因为特地选了靠窗的位子,安顿好车上的一切以后,我就开始打起盹来,也并在意都有谁坐到了我的旁边。

列车缓缓地开动,而我迷迷糊糊的,一点一点只觉得好像是游走到了一个渺无人迹的地方。过了不晓得有多久,周围的一阵触动就把我叫醒了过来,我只是半柔着眼,慢慢才反应过来原本架着的眼镜不知道丢哪边去了。

那会的我还真的是有些纳闷的看看旁边的人,是一个女孩,再旁边一点,是一个男孩,大抵都是我一样的年龄,不过因为近视的缘故,我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样子。

女孩见着我一副慌忙地不知所以的表情,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迟疑了好一会,才像突然记起一些事情,便从包里面拿出了什么。她递给我,我想应该是有些略带是抱歉的表情,然后,她说, 抱歉,刚刚你还睡着,然后你的眼镜就落到了地上,而且你那边也没有地方可以放了,所以我就暂时搁在包里面了,然后,看看书就忘记了!

女孩的这些话我还记得,她的样子是直到了我戴上眼镜后才看清楚,身上一套牛仔吊带衣,有些像是青涩的淡淡孩子气,她也顶着一副大框的眼睛,不过额上部分都被略有些棕色的发丝掩着。她低着头,手上放着一本我没有看过的书。

过了不知道多久,旁边的那个男孩猛地朝向我,几乎是每一个角度的把我看了一遍,然后,又慢慢地转了回去,就在下一个瞬间,她又突然别向了我,直把中间的女孩吓了一跳,然后,更像是在嘟嚷着什么的自言自语了起来。

你是杨浩吧?我是阿简啊! 他突然就喊了出来,直把周围的人都惊了一跳。中间的女孩也是,她甚至慢慢就合上了书,然后像是在想着什么一样的靠到了靠椅上。

我更是愣了许久,才有些无法理解的点了点头,不过,在那会我才记起了阿简名字,也才记得在许久以前,我们曾也算有过一面之缘吧!

大概是见我记起了他,这之后,阿简就不断地述说着这段里面发生的事情,但是很多的事情我也只有听听的份了,抑或是偶尔点点头,却没有一句能够插上的话。

你们都是绍兴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我们之间说的话过于吵杂了,坐在中间的女孩仔细地盯看了一眼阿简,又看了我一眼,然后有些讪讪地笑了出来。 你们相信我也是绍兴的吗? 女孩说完,把目光移到了窗子外面, 在千里以外的地方,却还能够没有任何征兆的碰到了一起,还真的是一件幸事啊!

也许,只是太巧罢了! 阿简看了女孩一眼,又很快把目光缩了回去,然后自言自语似的笑着说,我也跟着笑笑,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总在无名之处遇见,大概是多了命运的眷恋吧! 女孩抚了抚手边上的书,嘴角不禁的扬了一阵,然后大概也是看到了一脸茫然的我们,便把书举到了胸前, 刚刚从书上看到的话,觉得挺适合现在的情形的!

女孩一说完,阿简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了女孩手上的书,大概也不是阿简看过的,他也很快的别了头。

据说至少不必要穿长袖吧? 阿简迟疑了一阵,我却始终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他说完,把目光移到了女孩的身上,大概也是想要证明在北京是到了穿长袖的时节了。女孩回了他一眼,有些尴尬地把目光移到了车窗外面,而这会而阿简也才反应过了,也有些抱歉的转了头过去。

这样有些漫长的旅程,好像仅仅是不想要太过于无聊罢了,而女孩已经看完了书,她静静地把书放在了小桌子上面,有些散乱的发丝垂到了书的扉页上,我看着,竟也有些迷离了。原本就一直望着手机的阿简也放下了手机,大抵也是没电了,就一个没劲的靠着椅子。

或说,你们为什么会选择去北京这么远的地方上学呢? 女孩开口,顺便瞪大眼望了望有些不知所措的我们。

好像都忘记了当时的理由了?至少我是! 沉默了很久,我才回答,但是我知道,阿简看着我的目光里面有着另外的一个答案。女孩也安静了下来,好像有些困惑地看着列车的走廊,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我的话。

这之后,我没有再去在意什么,只顾着背靠着,有些迷茫的望着窗外,有些荒凉的枯黄色一直顺着火车轨道蔓延,直到了某一个,我一直看着却无法看清的远方。

你醒来了? 下一刻醒过来的时候,女孩正拍着我的肩膀,大概也是见到了我挪动身体的动作,她停了下来, 我想,我得下车了,真的是很高兴见到你们啊!

已经到绍兴北站了吗? 我看了看窗外,却完全没有办法找到一点里面的痕迹,火车已经慢慢地,直到再也没有向前滚动了。

这里是南京了, 女孩笑笑, 有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在外面等我了! 说完,女孩朝阿简看了一阵,阿简有些尴尬地起了身,女孩才继续拎了包往出口走去,她接近门口的时候,特地朝我们挥了挥手。

杨浩,你觉得我现在下车好吗? 阿简看了我一眼,目光又久久地循着女孩的方向望去,但是,突然之间,他就没有再说下去,好像是被什么突然禁锢了一样。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很消瘦的男孩站在女孩的旁边,他的手上提着女孩的大包小包,我看过去的时候,男孩还想从女孩的手上抢过最后的一个包裹放到自己的肩上,但是女孩硬是给生拉了回来,他们牵着手,摆头的瞬间却是有说有笑的往着车站出口的方向走去。

我看着阿简的表情,好像是凝固着一样,车子开动的一个瞬间,女孩回了头过来,阿简赶紧地就把头低了下去,再一个抬头,却再也看不见那两个人了。

相见,总觉得是太晚! 阿简背靠着椅子,目光一直留在了火车的天花板上, 她说想去走遍南京,苏州的,我说我也想去的, 说完,他停了一会,目光变的有些呆滞了, 她没有回答我!

我们聊了有三个多小时了吧!从天津到南京,很随便的聊着我们的过去啊!还有以后啊!我真的不知道居然会聊的了那么多。真的,每一次看着她的表情,我真的发觉我们好像以前见过一样! 阿简说的,好像突然起了兴致一样,他转向了我,然后用一种几乎是不相信的语气告诉我, 杨浩,你知道吗?她也是K!

我听完,愣了许久,好像是记起了什么,不过,我终归没有开口,就像是这趟旅程一样,我终归很少知道该说些什么!

列车缓缓前行着,慢慢地,越来越快,我回头的一个瞬间,刚刚经过的南京南站,已经消失在了远方。

杨浩,你认识那个,那个,叫什么,对了,是叫做罗简的家伙吗?就是坐在窗户旁边的那个木呆呆的家伙!

不是,谁会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啊!只是我的一个邻居很不好意思地拜托我的,不过不认识就算了!

 小孩感冒流鼻涕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老年人半身不遂怎么治

中山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奥利司他减肥有效果么
月经量少吃什么药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