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源初斩天第十一章枯木长老

2020年09月17日 • 中医保健 • 阅读 1

源初斩天 第十一章 枯木长老第十一章枯木长老看着擂台上源初追着霍有病一顿穷追猛打,源正龙又兴奋的大笑了起来:“我说霍老头,你儿子真

源初斩天 第十一章 枯木长老

第十一章枯木长老

看着擂台上源初追着霍有病一顿穷追猛打,源正龙又兴奋的大笑了起来:“我说霍老头,你儿子真是一个废物,堂堂源气境武者竟然被源体境武者追着打,你不觉得丢人吗?你的老脸是不是发烧了,心里是不是很不好受啊!我看你还是赶紧先把契约准备好吧,省着一会你儿子输了,来不及交接呀。”

霍霸天看着源正龙得意的模样

,气得浑身直哆嗦,讥笑道:“源老头,你别高兴的太早了,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你儿子可千万别让我儿子找到机会,否则,你儿子会死的很难看的,我看你还是赶紧为你儿子准备好棺材吧,省着一会来不及呀。”

堂堂两大家族的家主此时像是小孩一样正在台下斗口,忙的不亦乐乎,而擂台上却已经见出了分晓。

只见擂台上,霍有病像疯狗一样在前面疯狂逃窜,累的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时不时的还会打出火球,只不过,现在的火球已经远没有刚才来的大,来的猛了,而且,完全没有准星,只是胡乱的随手拍出,没有丝毫威胁可言。

源初虽然也很疲惫了,可是,要比霍有病强得多,毕竟,源初的身体要比霍有病强横得多,而且,霍有病时不时的打出火球,也加剧了自己体力和源气的消耗。

霍有病奔跑的速度渐渐地减慢了下来,躲避的也越来越不灵活,后来已经打不出火球了,源初知道霍有病要不行了,必须抓住机会尽快解决战斗,以免节外生枝。

于是,源初突然加快了追赶的速度,几个闪身就来到了霍有病的身后,猛的挥出右拳,使出破天神拳,这一拳源初使出了全力,速度极快,势大力沉,又准确的把握住了战机,霍有病只听到身后传来一股拳风,感觉又一股巨力袭向自己的后背,他知道源初出手了,自己绝对躲不开这一拳了。

可是,如果这一拳真的打在自己的后背上的话,自己不死也要重伤,于是,他的身体拼命的向左边一扭,躲开了后背,可是,肩膀却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只听啪的一声,霍有病向一只断线的风筝一样猛的飞了出去,落在了擂台之外,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口吐鲜血,昏死了过去。

全场一片寂静,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没有人能够想到,源初这个曾经的废体,竟然以源体境界修为击败了源气境修为的霍有病,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是却真实的发生在了众人的眼前,容不得大家不信。寂静之后,紧接着就是狂野的欢呼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久久不能平息。

一声极其刺耳的尖叫声从南看台传来,源正龙猛的站了起来,大吼道当年费舍尔的0.4秒绝杀:“儿子,好样的,就应该好好教训一下那些废物,让他们知道废物与天才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我说霍老头,怎么样,我说你儿子不行吧,哎,源气境武者竟然让源体境武者打的昏迷不醒,真是奇耻大辱啊,赶紧把契约拿出来吧,你不会想赖账吧?”

霍霸天此时已经无语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儿子竟然会落败,而且败得这么惨,要知道儿子可是源气境武者,比源初高出一个大境界,而且,自己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花费了重金买来了风属性绝版的玄级高阶功法和武技让儿子修炼,并且,已经小有所成,可是,儿子竟然根本没用就输了,他想不明白。

其实,霍有病是有苦衷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源初的实力会这么强横,根本没有半点废体的样子,而且,源初竟然无耻的不跟自己正面对抗,而是追着自己一顿玩贴身肉搏,并且,自己的火球根本攻击不到源初,他也想到过用新学的风属性玄级高阶武技,【风刀】。

可是,这门武技自己修炼的时间不长,施展起来需要一定的时间,而源初穷追猛打根本就不给他施展的机会,同时,即便施展出来他也没有把握一定能攻击到源初,因为,源初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太灵活了,所以,他最终连玄级高阶武技都还没施展就被打败了,可谓憋屈之极。

霍霸天听到源正龙在一旁叫嚣,真想上去和他大干一场,可是,初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场,自己又理亏,他还真有点拉不下这张老脸。

思前想后,他不得不郁闷的认输:“哼,你儿子这个废体不过是运气好而已,让你儿子钻了空子,不过,这个事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日后一定会让你们加倍偿还,这里是我们霍家三分之一产业的契约,你先收好,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的。”霍霸天扬手一甩,一卷契约飞到了源正龙手里。

源正龙看着手里的契约冷笑道:“我们源家随时恭候,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别太嚣张没什么用,你们霍家想要自取灭亡,我也只能是女友的生日成全你们了。”

这时,只见从霍霸天身后走出一个猥琐的老头,尖嘴猴腮,佝偻着腰背,皮包骨一样的身体,高高的颧骨,深陷的眼窝下一双黄眼珠滴溜溜乱转。

他一步三摇的走到了源正龙的面前,阴沉沉的嘿嘿一笑,“好大的口气,一个小小的初阳城的源家而已,也敢如此大言不惭,真是不知死活,你以为你们源家真的可以在初阳城为所欲为了吗?我要灭你们源家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你可相信?”

源正龙仔细打量了这个让人看了就想作呕的老头一眼,发现这个老头绝对是一个高手,绝对不在自己的实力之下。

不过,霍家的长老里应该没有这么一个人啊,心想:“他绝对不是霍家之人,也许是霍家请来的帮手,或者与霍家有些渊源也不一定,看来,霍家已经安奈不住了,对我们源家动手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想到这,源正龙平静开口:“下是何许人也,我们源家与霍家的恩怨,好像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吧,希望下不要多管闲事,以免惹祸上身才好。”

猥琐老者眨了眨充满阴霾的眼睛,嘿嘿怪笑了起来:“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你只要知道霍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就行了,识相的赶紧滚出初阳城,否则,灭门之祸就在眼前。”

源正龙冷冷一笑:“下好大的口气,我们源家可不是吓大的,任何敢于侵犯我们源家的人,我们都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我们源家一定奉陪到底。”

猥琐老者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真是不知死活,既然你执迷不悟,今天,我就送你上路。”说完,一条如枯木般的手臂从修长的袍袖中伸了出来,张开如铁钩一样的手指,露出了漆黑的手掌猛然向源正龙胸前击来。

源正龙没想到这个猥琐老者如此阴险和嚣张,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自己突下杀手,干涉初阳城的内部事务,源正龙正要出手,这时,一张长满了老茧的皱皱吧吧的手掌突然向着猥琐老者的漆黑手掌迎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两张手掌都弹了回去,一股巨风以手掌相碰之处为中心向四周疯狂席卷开来,四周的石块都被瞬间碾为齑粉,树木连腰折断,修为弱小的武者都被吹的飞了出去,源初被源正龙护在身后,没有大碍。

只见一名身材高大两眼炯炯有神的老者走了过来:“枯木老头,我们初阳城的内部事务恐怕还轮不到你来管吧。”

来者正是初阳城的城主武清风。猥琐老者瞥了武清风一眼,阴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武老头啊,怎么想替源家出头不成,这可不是你这个城主应该做的。”

武清风看了源正龙和霍霸天一眼:“我身为城主自然不会偏袒任何一方,不过,你作为外人私自干涉我初阳城的事务,我不得不管,只要你不插手,我自然也懒得出手。”

猥琐老者闻言,略微犹豫了一下:“好,我不插手,不过,霍家与源家的恩怨早晚要有个了结,希望到时候你不要食言才好。”

武清风正色开口:“我说到做到,枯木长老请回吧。”说罢,枯木老头和霍家众人离开了演武场。

武清风回头看了看源正龙,善意的告诫着源正龙:“枯木长老乃是星辰宗的外门长老,是霍有病的师父,实力不在你我之下,星辰宗更是我们东蛮的六大一流宗门之一,不是你们源家能惹得起的,就连我这个城主也是六大宗门任命的,霍家不会善罢甘休,你们好自为之吧。”说完,武清风转身离开了演武场。

源初看着武清风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若有所思的父亲,而后坚定的说道:“父亲,不用担心,我们源家就没有怕死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论是谁,只要胆敢来犯我源家,孩儿都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源正龙看了看一脸坚毅的源初,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儿长大了!”



陇南治疗白癜风
福建可以买到复方鳖甲软肝片吗
玉溪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