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莫名醋意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保健 • 阅读 0

极品相师莫名醋意营养

极品相师 034 莫名醋意

晚上吃完饭,赵琳提议出去溜达溜达,消消食。

二老却沒响应女儿的提议,他们考虑的是要把时间留给年轻人。

河源这里很美,山水环绕,绿树成荫,晚上晚风吹着很舒服。

“那天晚上你开车出去了。”赵琳话題转换的很快,过了好多天的事,突然提起,沒有一丝征兆。

“嗯,一个朋友喝多了,送她回去,正好看你车钥匙在鞋柜上面。”

“女的。”

“女的。”

赵琳再沒问,唐振东眼睁睁的盯着前方的钟馥莉,她怎么会在这里。

钟馥莉在酒吧一个人喝了一瓶老朗姆酒,出來后,也沒开车,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往前走,不知不觉间,她就朝着原先跟唐振东走过两次的路走來。

在赵琳问起唐振东钟馥莉的事情后,唐振东一抬头就看到了同样朝他看过來的钟馥莉。

一瞬间,两人的目光正好撞在一起。

赵琳也顺着唐振东的目光,看到了钟馥莉,钟馥莉虽然喝醉了,但是气质却在,美丽高贵的气质,让赵琳心折,在河源能看到这种气质的人并不容易。

钟馥莉本想上前,她也看到了坐在唐振东旁边的赵琳,赵琳一副温婉恬静的模样,虽然赵琳也是百里挑一的美女,但是比起钟馥莉的美丽却还差了些,民警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但是她胜在温柔。

一瞬间,两女都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钟馥莉一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他会不辞而别,原來他有女朋友了,人家感情还很好,晚饭后一起散步,自己注定是一生孤单。

好不容易自己情窦初开,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但是却沒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钟馥莉想到这里,悲从中來,一阵悲伤涌过心头,她头一沉,缓缓倒了下去。

唐振东见钟馥莉跌倒,他一个箭步上前,跨过十几米的距离,扶住了钟馥莉。

唐振东扶着钟馥莉在路旁的椅子上坐下,赵琳也跑了过來,“她怎么样了。”

“醉了。”

赵琳心道:恐怕不是醉了,是伤心了,突然间,赵琳心底涌出了一丝喜悦,自己跟他在一起,她沒有分享到他,她比自己还漂亮,但是他还是选择跟自己在一起,这怎能不让赵琳心中的这丝喜悦逐渐扩大,变成狂喜。

唐振东捏了捏钟馥莉的人中,钟馥莉逐渐醒转。

“给,你把她送回去吧。”赵琳把车钥匙递给唐振东。

唐振东看了眼赵琳,然后刚要接过车钥匙,突然,赵琳把拿着车钥匙的手又收了回去,“你晚上喝酒了,还是我來开车吧。”

,,,,,,,,,,,,,,,,。

这几天市并沒有多少货要拉,因为市的店庆活动结束了,促销也告一段落,但是王杰和宋北等司机们却集体聚集在市卸货区。

因为昨天大家都得到了消息,説是以后市不负责装卸,让司机们自己雇人装卸。

干活时候,让司机搭把手,司机一般都不会拒绝,因为他们的工作也是抢时间,多一分钟卸完货,下一趟货的时间就能抢出來,时间就是金钱。

但是卸货方却不能抓着这一diǎn,就让司机全权负责装卸工作,这很显然不合理,也不能被司机所接受。

“罢工,罢工,让市给个説法。”

司机们纷纷嚷嚷着要罢工,让市给个説法。

但是市方面一向当老大当习惯了,商品进场要提diǎn,各家要无条件的配合市的各种店庆活动,各种税费票据的审核严苛之至,只要进入市的人和商品,都必须完全符合市的规定。

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厂里的一位技术人员告诉我们

给市送货的司机,也绝不能例外。

所以,司机们的请愿,不禁沒得到市方面的谅解,反而让市更加厌恶这些逼宫的司机们。

本來还要过几天才能下來的决定,在司机们请愿的当天就已经形成了条文,贴了下來:运费价格按车计算,上浮百分之二十,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条条框框,无非是为市脱责,还有给司机们加码。

“草,不干了。”

“老子早不想干了,东哥不在这里,给这些狗屁孙子送货也沒意思。”王杰是唐振东的拥护者,从昨天开始,唐振东就沒來上班,跟他一起的辉叔和达叔却來了,一问,才知道唐振东已经被市给辞退,就是因为他强烈反对市的这个决定。

以王杰和宋北为的三四个司机,纷纷嚷嚷着不给市干了,当然也有一部分司机虽然抵制这种行为,但是却不敢轻易不干,因为给市送货的价格虽然低diǎn,但是活却不少,基本能保证每天有活,有活就有收入,而他们这些厢车拉货本身就是有限制的,属于专用型的车辆,很多货都有限制,比如説设备类,钢材类,还有一些大件,由于厢车全封闭,只能从门上装,所以,很多货都拉不了。

一旦轻易不干,不容易找到马上就能干的活,沒活就沒了收入,这是那部分司机考虑最多的问題。

当然,如果有好活,他们也不愿意在这给价格如此低的市干。

都是生活所迫而已。

王杰眼尖,一眼看到了唐振东來了,“东哥來啦。”

这两天唐振东沒來,是因为他辞职了,根本沒必要來了,而且他也不想因为他而影响司机们的决定。

今天來,他是來拿工资的。

唐振东干的时间不长,也有小一个月了,工资虽然不多,但是却是必须要拿,这是自己的辛苦劳动所得。

王杰和宋北迎上去,跟唐振东説了市刚刚贴出來的决定。

“东哥,我和宋哥都决定不干了,妈的,这样的市沒法伺候。”

唐振东看看王杰,“你考虑好了。”

“考虑好了,我跟阿杰都考虑好了。”宋北跟王杰关系最好,也是最喜欢跟着唐振东后面的两个。

“我先去拿工资,一会出來咱们再聊。”

“东哥,市也还欠着我们的三个月的运费,我们跟你一起去要。”

唐振东跟宋北,王杰进去找店长马虹结算他这不到一个月的工资还有王杰他们的运费。

马虹看到唐振东带着三个人进來,她眼睛一转,已经明白了唐振东等人的意思。

“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先敲门。”马虹一开始就摆起高姿态,刻意的把众人所处的地位与她自己拉开。

“我只是给市送货的,算是合作关系,又不是你就尽量把自己的装备强化上去下属,用不着看你脸色吃饭。”王杰虽然年岁不大,但是在社会上混的久了,一眼下同)。其中就看穿马虹的伎俩。

马虹见司机王杰跟自己説话,她根本沒搭理王杰,而是看着唐振东,她能看的出來,唐振东是这帮司机们的主心骨。

“你要是现在回來,市马上可以给你转正,并提高你的待遇。”

马虹用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唐振东,仿佛是在给他施舍一样。

“不用了,给我们应得的工资,我们马上走。”

“哼,那行,你的工资可以马上给你结,但是他们的却要等等,因为我们都签着合同,运费一个季度一结算。”

既然有合同,王杰等人也无可奈何,人家占着理,最后,只有唐振东结算了工资,王杰他们三个月后才能把所有工资都结清。

晚上,唐振东跟赵琳説了声,他要请王杰这几个司机一起吃饭,因为唐振东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感觉好像是因为自己,所以才让王杰等人丢了饭碗。

当然,王杰他们也可以另外找活干,只不过与市方面是闹掰了,固定的活是沒有了,只有进入到货运市场,在市场里找活了。

赵琳本來还有些担心唐振东是跟钟馥莉一起出去,后來她听到了王杰的声音,这才放心。

钟馥莉给她的威胁太大了。

昨晚,赵琳亲自开车送钟馥莉回去,钟馥莉住在万绿宾馆,这万绿宾馆是河源最好的宾馆了,当然也是最贵的,能在这里住的一般都是不差钱的。

赵琳跟着唐振东一起把钟馥莉送到了房间,她帮着把钟馥莉放到了床上,两人才离开。

在前台询问的时候,赵琳知道她姓钟,在扶她去房间的时候,无意的看到了钟馥莉的包和衣服的品牌,也在宾馆洗手间看到了她用的化妆品品牌,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赵琳感到了巨大的威胁。

法国香奈儿系列,这可不是普通人能用的起的,路易威登的包也是很多女人的梦想。

在出來的时候,赵琳一句话也沒问,她一直在考虑这个姓钟的女人的身份,他跟她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关系好吗,为什么她在见到他的时候,眼中有种深深的喜欢。

赵琳也是女人,有种女人的直觉,她确信自己的直觉不会出错。

回去的路上,唐振东也沒説这个女人的事,两人就这么开车回了家,晚上赵琳也不知道想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今天下午,赵琳接到了唐振东的,让她不用去接自己,自己要跟朋友去吃饭,问她去不去。

赵琳本身很想去,但是她知道有些时候就应该给男人些空间,尤其是得知了吃饭的人是王杰等人后,她才真正放了心。

哈尔滨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重庆治疗阴道炎费用
沧州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