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诗有关的一些唠唠叨叨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0

与诗有关的一些唠唠叨叨营养

与诗有关的一些唠唠叨叨

与诗有关的一些唠唠叨叨。

缑晓晓。

想了想,我是读过诗的。

上小学中学就读过锄禾日当午”白日依山尽”低头思故乡”什么的,上咸阳师专中文系自然也读几梦里回延安”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及李清照苏东坡曹操等大神的诗。

我甚至胆大妄为地当过咸阳师专《绿萌》诗社文学社社长,第一任社长是《陕西》工作的耿翔,现在是名气响亮的诗人,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他。和我搭班的比我高一级,当总编。他现在已是延安大学副校长。那日在民族大学文学院长王军君办公室,见了我叫了我一声哎吆,社长来了,我虽然很佩服的谦和,但实际上内心羞愧不已,冒牌货残次品见了真钻石了么。

糊里糊涂的当了段时间社长,好在总编是货真价实得有才,《绿萌》还不至于在我俩手中变成落架的凤凰。记忆中,学校足球比赛,足球踢得好又有足球裁判证的写过几千字的足球报道评论,那才华是大江奔流的,当时我就想《足球》杂志上的文章也不过如此!

大学那会,令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件事。一是练于右仁书法教我们现代文学的李华锋老师讲爱情诗《王贵与李香香》讲着讲着竟然满含热泪,让波澜不惊的我很是诧异。

还有上课讲鲁迅的西北大学毕业的硕士~老师(名字我忘了,他房间号是五楼518我还记着)他讲完课我拿着《陕西》上刊发的一首现代短诗问他什么意思?他很认真的瞧了半天,绝对不是敷衍我的说了一句,我也不懂!很有些难为情,并且还有一丝的羞涩。

汪国真、舒婷、顾城的也读过,猪八戒吃人生果般的读,但观大略不求甚解,是一种说不明道不清地读,就像我曾经的青春以及现在很火的《芳华》

青春朦朦胧胧、稀里糊涂、慌慌张张的,读诗也这样。那时候考试要背诗,也背了一些。最怕老师现场考试抽到《春江花月夜》当时勉勉强强背过也只能记住十分钟,比鱼的记忆稍微强点。要是很不幸地被老师抽到,我恐怕不及格。菩萨保佑我祖上也烧了高香、积了大德,我抽到一首四句话的诗,平安蒙混原文链接:过关。

上班后,当老师教了以放假消息、施压检方、拖人下水等手段半年的书,还算接触诗。当然,追媳妇时,也写过啊!啊!啊!的大胆的脸皮厚的直白直入真理的诗。

半年后,不教书了,媳妇也追到手了。切,谁还读诗?我在县乡最基层工作,读诗个辣子!

大概是07年下半年,现在是渭城区文化局局长的刘波在我办公室给我申请了51博客,当时我在文汇办工作,管的是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市容城管工作,整天要看大街小巷的烟头和果皮垃圾扫干净了没,要和小摊小贩出店经营斗智斗勇,应付各种检查,就像家里来人,要把院子扫净,把脸擦擦,当时咸阳市创建全国卫生城市如火如荼,我也焦头烂额疲于应对。

我的生命不能这样过啊!我就想到了诗,来拯救我暗淡的生命。

刘波给我申请了51博客,可以上,呵呵,上有很多文学站,也有,由天南地北长城内外的文学爱好者自建的民间文学社团,我像进了林子的鸟,可以胡球地飞。最后就专注地落在《风荷轩》这个文学社团。

一年八个月,我白天扫马路,晚上在吧就和文友写点杂论、散文、诗歌什么的,大多数时候相互吹捧共同进步。还当过几天。林子大了啥鸟都有,有凤凰百灵鹦鹉,还有喜鹊乌鸦麻雀,当然还有我这只瓷傻笨的呆鸟。

我写得诗呢,哄小孩都骗不了。诗的内容全是些谁都懂的废话,或者自己也不懂、狗猫听不懂,上帝也看不懂的:分行句子!

比如说,大家都能懂的诗:气球上天了,爆了!夜晚的烟花,啊!好漂亮!比如说,大家都不懂的诗:我的心情像酱缸里腌坏的菜,味道像交响乐,亲爱的你把我咬死吧!我剔掉我的骨头,给你猪血和烂肉!

懂的你不懂,是!

不懂的你懂,也是,sa(头)让门板夹了!我都不知道我写啥?你要懂了绝对是瓜怂装么!

切,诗么,太明白了不行。都不懂,倒显得我高深莫测!可以装逼装深沉,可以不屑一顾地说:都懂了还叫诗么?

诗,王冠上的珍珠么!

你都懂了,我咋活么,嗯?嗯?哼哼?

当时我不读报刊杂志上的诗。只读一些《风荷轩》文友写得诗,不管写得好不好(其实我也不知道好不好)都像领导讲完话后一样此处有掌声地鼓掌。好!好!写得好!

读不懂诗,咱人实诚,喝彩咱会。也是,你说乌龟跑得快乌龟起码跑起来精神些么。再说,我像乌鸦一样叫,文友也说过今天我的嗓子比昨天好听多了!常常把我激动的又怪叫几声!像骄傲的公鸡,背着手给漂亮的母鸡嘚瑟地转几圈。

你早饭吃了么?

城门楼子上有个猴子。

我发现我的毛病又犯了,那就是写着写着就天驴行空信马由缰绳胡扯了。人家往李家庄接媳妇,我不小心就接到缑家屯了。我的思维老岔道。

对了!我一拍脑袋突然灵感迸发,诗还比不上我呢。

诗是自己的媳妇自己接,有节奏,韵律,气息,意象,符号,是非正常的,路线是跳跃的,是夸张的也是我们业内人士所愿意看到的情况。,隐喻的,象征的,非物理属性的,是凝练的,个体内心精神世界独特体验的,有三观统领审美选择的,注入诗人情感思考的,看山不是山又是山的,像风像雨又像雾多义的,是鼻子耳朵长地像隔壁老王,其实是自己的。她不是三毛临死前写给贾平凹说的躲在幕后的小说,也不是没有窗帘可挡的散文。

突然又想到,我很久很久以前在梦里还读过雪莱,惠特曼,泰戈尔的诗。

印象深刻的一位世界级大诗人的一首诗是这样的:

蛇。

太长了。

还有一个字的诗:。

还有郭沫若写《凤凰涅槃》时,浑身发抖,还有郭沫若写的像我放了一个屁,一样的诗。

扯了半天,我估计你都燥了!你小子写得啥么?尽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胡飚,满嘴跑火车么!

诗歌江湖山头林立,各种流派异彩纷呈,尤其是民间诗人钱塘江大潮或者壶口瀑布一般,看的我眼花缭乱,汗不敢出,就差两股颤颤,牙齿咯噔噔了。这些年咱不知魏晋,诗的江湖坐地日行八了。

咱如乡下人进城一般寒酸,本来没喝多少水,除去蒸发的以外,肚子没装多少货,尿了几滴,就没了,还整的淋漓不尽裤子。

半大老汉的我竟然想起写诗来了,现代诗,咱能读的懂的就没多少!

现实就这么,黑色幽默的滑稽,我比现实,还滑稽么。

好在络发达,咸阳市的三层楼的窗户就可以看到南国的一场诗会,以及东北一个咖啡店两个诗人在聊什么。也可以把他们写的诗仔细琢磨揣摩,我呢,还专门请教几个诗歌大神,说一些理论上的正确的废话,我呆笨的领悟不了么。唉,丧气!

李白顾城可以写诗,底层的民间的也可写诗,千人千面诗歌炫烂么。

大狗可以吠日,小狗可以汪汪,我不懂你的诗,正如你不懂我的心了。

我拿着一个小凳坐在一个角落。

呼吸时代的空气。

吐出思想的烟圈。

你呢?在这五千年的国度,诗吧!

以这样结尾,是一种敬畏。原谅我的浅薄,但心在路上与你同行。

再唠唠叨叨就像懒婆裹脚布了!

17年12月23日、24日断断续续草就。

哈尔滨阴道炎治疗多少钱
北京哪医院妇科好
昆明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