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无上霸天第六十一章银针渡穴

2020年09月19日 • 中药常识 • 阅读 0

无上霸天 第六十一章银针渡穴安抚了马里奥一会儿,在阿莫斯的带领下,诸葛庞来到了安琪的病房外。“嗯?这个人是谁?”隔着透明的水晶窗,

无上霸天 第六十一章银针渡穴

安抚了马里奥一会儿,在阿莫斯的带领下,诸葛庞来到了安琪的病房外。

“嗯?这个人是谁?”隔着透明的水晶窗,诸葛庞看到了一个充满了儒雅气息的黑发黑瞳青年坐在病床边,手中端着一个玉碗,一脸柔情的望着昏迷不醒的安琪。

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阿莫斯有些八卦的道“老大,这个家伙是药剂部的一个怪才,叫做扬子为,和老大你一样都是神弃百族的一员,他在药剂部名气很大,已然是中级药剂师了,被许多药剂部导师称为学院最有可能有生之年成为炼金术士的学员。至于他为何来这里,其实他在两年前就开始追安琪了,一直穷追不舍,不过安琪一直对他不怎么感兴趣。”

“哦?也来自神弃百族?炼金术士....有意思,有些意思....”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诸葛大当家这厮奸诈的笑了。

药剂师,在创世大陆算是一种高贵的职业,和光明魔法师一样,都是各大势力最喜欢的人才。他们算是一群很变态的存+dǐng+diǎn++在,研究各种魔法属性草药的属性,还有一些古怪矿石等等,可以炼制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药剂师一般分为药剂师学徒,初级药剂师,中级药剂师,高级药剂师,大药剂师,炼金术士,炼金之王。如今整个创世大陆炼金之王称号已经成为了传説,就是炼金术士也仅仅有五位,地位尊崇无比,就连高高在上的圣域强者都要笑脸相迎。

传説,数百万年前的创世大陆,炼金术士有不少,就是炼金之王都存在,是药剂师最巅峰的时代。虽然没有强大的武力,可一个炼金术士的重量,甚至可以和圣域强者相提并论,要知道,每一个炼金术士级别的药剂师,都有自己独特的手法和配方,可以炼制出大陆鼎鼎大名的魔力源泉,这种奇特的药剂水一旦服用,足以令魔法力干涸的魔法师瞬间恢复至巅峰,这是何等的逆天?

“嘎吱.....”

诸葛庞轻轻推开房门,迈步走了进来,那名青年顿时被惊动,豁然站立起来。

“你是谁?”

“你觉得我的样子像是谁?”

“是你!学院臭名昭著的诸葛庞,得罪了九公主的学员!”

“怎么説话呢小杨,我哪里臭名昭著了?看在安琪的面子上,这次算了,阿莫斯,你去给安琪办理离开手续,我现在就用我的银针将她救醒,那些药剂师和光明魔法师真是废物是指在一个投资组合下啊,这diǎn小小暗疾都束手无策。”一边説着,诸葛大当家手掌一伸,一根牛毛银针出现,那姿态,简直目无余子,狂到没边了。

“好的老大,我这就去办理。”

虽然对自家老大的话很是怀疑,可当着扬子为的面子,阿莫斯还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diǎndiǎn头便朝外走去。

“慢着!你们想干什么?安琪病情很重,是最古怪的复合性寒毒,我央求丹斯顿导师熬制了药剂,这才保证了他的病情不被恶化,你有什么本事救她?难道你比光明魔法师,或者药剂部的导师还要厉害?诸葛庞,我知道你有些蛮力,可论起救人,我一根指头都比你强十倍,百倍!一根银针?就凭它?笑话!真是笑话啊!我是该説你无知呢,还是説你愚蠢?看在同为神弃百族的份上,你现在就给我出去!马上!”大声的呵斥,扬子为一副愤怒无比的神情。

很快,随着他的话语,十几个学员围了过来,透过窗户观望着。

对于扬子为的呵斥,诸葛大当家气定神闲的一笑,一副老前辈的姿态道“小杨啊,你的心性太急躁了,这可不是一个优秀药剂师应该具备的。念在你我都是神弃百族的份上,我不为难你。我要与你打个赌,如果我救醒了安琪,你真心加入我的联盟,拜我为大哥!如果我失败了,任凭你处置,如何?”舔了舔嘴唇,诸葛大当家自信无比的扬了扬手中的银针。

其实在进入病房之前,他已然看清楚了安琪的情况,印堂发黑,嘴唇酱紫,衣衫上隐有蓝色冰晶,这分明是霸道寒毒侵入骨髓的前期症状。前世,他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虽然没有二当家那种精湛的炼丹术,可一些简单的银针渡穴之法还是懂的,也算知道许多疑难杂症如何摒除。来到创世大陆之后,诸葛庞细心研究过这里的人类,发现他们体内虽然存在穴道,却隐藏在肉体深处,而且微小的很,除非以银针刺激,才可以有一些效果。也正是因为这种缘故,创世大陆之上连穴道这种东西都没有人知道,至于银针渡穴,自然也从未有人见识。

望着诸葛庞手中的牛毛银针,扬子为笑了,如同看待一个蠢货,不屑一顾。

“就凭它?好!我答应你!我等着你失败,然后看你滚出这病房!哼,若不是你得罪九公主,安琪怎么会暗疾复发?他这一次的病情来势汹汹,若是无法扛过,你便是罪魁祸首!”冷笑着,扬子为话语如同冰渣。

闻听此言,病房外看热闹的十几名学员激动了,这可是一场难得的好戏啊,至于阿莫斯,脸色一下子难堪了起来,暗叹不妙,自家老大这次牛皮吹的有些大了。

浑然不在乎众人的目光,诸葛大当家老神在在的一笑,随即双目死死盯着安琪的全身,眨都不眨一下。这种情形,不要説外面看热闹的十几名学员了,就是阿莫斯都大跌眼镜,彻底无语了。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扬子为的脸色越来越难堪,最后,他双目喷火,恶狠狠的道“禽兽!看够了没有?”

“蠢货,看不出我在干什么么?”翻了个白眼,诸葛大当家也懒得和他理论,他是在寻穴道,经过他双目仔细的丈量,最终确定了安琪体内一个个隐蔽而微小的穴道的位置,至于暗疾的根源,他早已了然于胸。

又过了三分钟,诸葛大当家在扬子为那欲要杀人的目光下,手掌徒然一翻,足足三十根牛毛银针出现在了掌心。

“唰!唰!唰!唰!.......”

只见幻影浮动,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下,一根根银针被闪电般的扎在了安琪的腹部,随后一路蔓延,最终到了她雪白的脖颈处。在别人眼中,这银针杂乱无章,深浅不一,可在诸葛大当家眼中,却是每一根都精妙无比,没有丝毫偏差。

“哎......本大王真是太厉害了!自恋的叹了一声,捻着最后一根银针,他小心翼翼的即将其扎在了安琪的喉部。

随即,这厮很是摆谱的背负双手,傲然的道“安琪,此时不醒,等待何时?”

随着他的话语,安琪腹部猛然鼓胀了起来,似乎体内有一条小蛇在一路游走,最终沿着银针扎过的位置一路向前,最终来到了勃颈处。

“哇!”

安琪平躺的娇躯猛然弹起,一大口紫黑色血液一下子喷出,随即眼眸缓缓睁开,悠悠转醒。

“好厉害的寒毒!”瞳孔骤然紧缩,诸葛大当家望着将地面玄武岩都生生冻裂的血液,心头暗自震撼寒毒之霸道。

傻了!彻底傻了!

扬子为,阿莫斯,病房外看热闹的十几名学员,尽皆一副痴呆状,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即便此刻已经亲眼目睹,他们依旧不敢相信,一根小小的银针,竟然真的可以治疗如此恐怖的暗疾!

“我的身上好舒服,像是一块一直压在胸口的寒冰被拿去了一般,难道那深入骨髓的寒毒被化解了?太好了!扬子为,这次太谢谢你了,为了感激你,我决定请你共进晚餐!”兴奋的感受着身体,安琪露出了女孩子的娇憨。

坚持普法教育和平安创建学习宣传不松懈

她的话语令扬子为浑身一震,总算回过神来,只是俊朗的脸庞一阵青一阵红,很是古怪。



西宁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长治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长治白癜风去哪治疗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