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板自称被老赖莫名上失信黑名单注意

2020年11月19日 • 中药常识 • 阅读 0

女老板自称“被老赖” 莫名上失信黑名单在广州市花都区经营皮具生意的李女士出差需要购买机票时,发现自己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一查,原来是早

女老板自称“被老赖” 莫名上失信黑名单

在广州市花都区经营皮具生意的李女士出差需要购买机票时,发现自己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一查,原来是早已歇业的公司因拖欠货款被告上法庭。“那早不是我的公司了,怎么会把债算到我头上呢?”李女士十分不解,还了钱,自己的名字还在名单内,连高铁车票也不能买。

买机票不成 查原因吓一跳

今年4月,她在柳州出差回广州时,机票与高铁票都提示不能购买,她一下子就蒙了。经公司人事和法律顾问调查,她才发现自己上了“老赖榜”

。由于名单中有她的身份证号,她只要是需要提供身份证的高档消费均会受到阻止。

据李女士所述,其本人和现在经营的公司不曾因法律纠纷问题上过老赖名单。通过公司法律顾问进一步调查,李女士“上榜”是缘于2010年锐奇皮具有限公司被告一案,经判决其须赔偿原告雷某8000余元。得知这个结果,李女士更是疑云丛生。她说,此前她的确是这个锐奇公司的法人,但她2006年与前夫阿俊离婚时,公司就被分配给前夫。2008年,公司在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花都分局申请歇业。

传票被人签收 却查无此人

李女士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收到2010年被告案件的传票。通过花都区人民法院执行局调查了解,当时法院的确有发传票到李女士经营的另一公司,且有一名员工接收,不过,李女士获知接收人姓名时,却在公司部门名册中查无此人,这张关键的传票就这样下落不明了。

不过,2010年时李女士新公司的副总经理回忆,他曾接到通知李女士到法院听取判决的通知,但后来因为原告告知法院要起诉的人并非李女士,而是李女士的前夫——锐奇公司经营人阿俊,法院也没有再要求李女士到法院出庭,李女士只是配合协助调查,此事也就了了。“这件事过了之后我就没有再接到任何通知了,直到订不到机票才知道原来案件已经判了,而且我成了要还钱的人。”说到这里,李女士备感无奈。

昨日下午,新快报联系上了阿俊,他向反映,他也对整个案件不知情,法院从头至尾不曾通知他,他也是从李女士口中得知这件事的。

息事先还钱 依然榜上有名

“自从有生意伙伴和朋友发现我的名字在‘老赖榜’上,我的生意和交际都受到了很大影响。”李女士埋怨,有不知情的生意伙伴以为她现在的公司出现问题,要求将月结改为现金结算,甚至提出停止合作;也有很多朋友看到信息,问个不停,“我的生活乱了。”她告诉新快报。

担心负面影响越来越大,加上赔偿金额对于李女士来说也不算大,“为了个人和公司声誉着想,我想着交钱撤下名单便能了事。”她告诉,她曾经多次联系前夫阿俊,但阿俊明确告结婚3年多诉她自己没有钱。今年4月中旬,无奈的她就先支付了被告拖欠的货款。可是一直到现在,只要登录最高人民法院的站,依然能从名单中查到李女士的案号,状态也还是“全部未履行”。

花都区法院执行局曾表示,上交欠款之后可撤销老上海市食药监局回应称赖名单,但李女士反映,失信执行人系统仍未更新。而当公司与执行局再次交涉时,该局表示资料已上交上面,更新名单不是其职责所在。

临汾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上饶白癜风专业医院
自贡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