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武唐春第章仗责二十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药膳食疗 • 阅读 0

梦回武唐春第章仗责二十营养

梦回武唐春 第216章 仗责二十

“太后明察,这事儿我是真的一diǎn儿不知道,都是那该死的管家搞的鬼,我也是被蒙在鼓里,直到第二天酒醒过来才知道的。”李冲赶紧的抬起头,郑重的回答武则天。

武则天嘴角却是露出了得意的讪笑,心想,你李冲也有跪在我面前低声下气的这一天,哀家现在可真就开心坏了,如今不冷嘲热讽你一番,那哀家如何解心头之恨?

这般想着,武则天立马便是站起身来,迈着缓缓的步子走到李冲身后,在他耳边低声嘲讽道:“琅琊王啊!你贵为大唐皇宗亲王,竟然会让一个管家给你惹这么大的事儿出来,而且还瞄上了老太书令家的掌上明珠,你可真是让哀家有些诧异呢!”

“太后……”

“琅琊王,这事儿你虽不知,可你却也有过,你认不认?”武则天不等李冲説完,便是立马开口,一口就将李冲给堵的死死的。

李冲想説话,可武则天都把话説到了这个份儿上,他又还能説什么?武则天不就是想説他管教下人不严,才搞出的这些事儿吗?这就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李冲对此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莲,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他总不能冲起来,对武则天説,这一切不都是你害我的吗?现在还在这儿教训我?可李冲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嘴上却是不敢説出来,否则一旦把武则天给惹怒了,她真挑起文武百官对付自己,自己这次可真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谁让他没有证据证明就是武则天给他下的套呢?

李遥虽是能做人证,可处在李遥那个角度上,他是绝对不会,也不能站出来帮自己説话的,这些事情,李冲心里实在是心知肚明,所以这阵儿,武则天不管説什么,李冲都只能沉默着,diǎn头应是。

武则天那还等什么?二话不説,又是站在李冲身后一阵冷嘲热讽,那话是説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仿佛就是把这么久以来,积攒在心中的怨气,全部都吐了出来,让武则天説的十分得意与开心。

直到半柱香后。

武则天这才住了嘴,对李冲説道:“琅琊王,哀家刚才説那些,你可听进去了吗?”

“自然听进去了,谨记太后教诲。”李冲咬着牙,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冷冷的回道。

“那就好,你起来吧!”武则天脸上带着得意的讪笑,对李冲説了这么一句。

李冲僵着脸从地上站了起来,武则天则是又走回长案后座下,两人就这样沉默着一座一站的对视起来,各自脸上的表情那真就是精彩纷呈了,李遥和上官婉儿站一旁看着这场面,他们都是忍不住的往喉咙里咽了口口水,关键就是,此时此刻,武则天与李冲之间的气氛实在是太过于僵硬了。

李遥站在那儿呆了一阵,他这才赶紧上前打圆场道:“太后,你看琅王爷也知错了,太后是不是稍微处罚一下琅王爷便是,这之后,琅王爷还得去太书府给老太书令赔礼道歉呢!你看……”

<以便遭遇到负面情绪时p> “行,那就仗责二十,打完,哀家就不追究这事儿了,至于老太书令那儿,琅琊王你就自己去给他解释吧!相信老太书令是人深明大义之人,他也应该能够理解你。”武则天听李遥这般一説,她才冷着脸吩咐起李冲。

李冲一听她这话,当场就脸绿了呀!竟然是要打他二十仗,你让李冲如何接受的了?要知道,他从xiǎo到大,可都没谁打过他,如今武则天竟然杖责他二十,你让李冲怎么会愿意?心里头带着一股子怨气,李冲就要张嘴喝骂,李遥却是赶紧的走到李冲身边,伸手捏住了他的手,示意他冷静下来。

李冲只得仰头长吸一口气,强行的将愤怒压下,对武则天低头谢道:“多谢太后从轻发落。”

“嗯!下去吧!”武则天随意的挥手。

説完,她不等李冲离开,又是对李遥説道:“对了xiǎo宝,你一会儿就陪琅琊王去太书府吧!等琅琊王道完歉了,把这事儿处理完了,你就带着明珠进宫一趟,就説哀家找她有事儿,让她来见哀家。”

“是,太后。”李遥恭敬的应声。

话落,他便是和李冲一起告退离开。

两人出了内阁,走出长生殿以后,李遥抬手就叫来前方不远处的两个侍卫,对李冲説道:“王爷,请趴下吧!”

“你……”李冲傻眼的瞪着李遥。

“哎呀!做个样子,一会儿我会在王爷屁股上垫块木板啥的,到时王爷就扯起嗓子叫就成了,难不成我还真会叫人韩磊、李明驾车至大兴区因停车问题与李某发生争执。随后仗责王爷二十吗?”李遥急忙的伸手拉住李冲衣袖,在他耳边xiǎo声的説了起来。

李冲听他这般一説,心里的火才熄了下去,心想着李遥也得交差,而且也不是真打自己,所以李冲也没有再多説什么,立马就趴到了地上去,李冲趴下,李遥这才叫来那两个侍卫,让他们拿来棍子,并准备了一块儿xiǎo木板给李冲垫到了屁股上以后,两个侍卫才开始挥动起手中的棍子,给李冲砸了上去。

“啪啪……”伴随着棍子落下,李冲屁股后面立马响起了一道道啪啪之声,久久不绝于耳。

“哎哟!好痛啊!哎呀……”李冲配合的扯起嗓子大叫。

殿里的武则天听的满意diǎn头,也没説叫上官婉儿出来看看,反正只要李冲吃苦头,她心里就高兴,至于李冲吃的苦头是什么样的,武则天则是没有心情去理会,她相信李遥肯定能帮她把事儿办好。

可她的这种相信,恰好成了李遥左右逢源的好机会。

李冲在殿外叫了一阵,二十仗也打的差不多,到了最后一杖的时候,李遥突然挥手制住那两个侍卫,然后低头低声的在李冲耳边説道:“王爷,最后一仗可要来真的了,免得一会儿蒙不过去。”

“你……你可轻diǎn儿。”李冲语塞的回道。

“放心吧!一定不重。”李遥乐的扯起脸。

説完这句话,他便是伸手将李冲屁股后面的木板扯了下来,朝着那两个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侍卫立马明白李遥的意思,齐齐的举起手中的木棍,卖力的砸了下去,李冲一下痛的哭爹喊娘起来。

关键就是,这最后一仗实在是太痛了,让李冲真就有些受不了,李遥站在一旁看得直摇头,心想,还琅琊王呢!就这两棍都受不了,还好意思趴在这长生殿外大叫,真是他娘的丢人。

当然,李遥心里这样想,他也不会傻到嘴上説出来,而是赶紧的伸手将李冲从地上扶了起来,对李冲説道:“王爷,你没事儿吧?”

“你个该死的,不是叫你轻diǎn儿吗?”李冲瞪着李遥就大骂起来。

“很轻了,王爷赶紧走吧!这里对王爷来説,可是是非之地,久留不得啊!”李遥不想和李冲多説废话,回了李冲这么一句,他便是扶着李冲往皇宫外行去。

李冲没有办法,只得任由李遥扶着,扯起个屁股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那模样还真就是要多好笑有多好笑,李遥看得都差diǎn儿没有笑出来,强忍着笑意,李遥就这般扶着李冲离开了皇宫。

两人出宫以后,便是径直的往太书府去了。

从皇宫到太书府距离并不远,两人走了半个时辰左右,便是来到了太书府里,一进到太书府的前院大厅之中,两人便是看到了老太书令董怨,此时此刻正一脸阴郁的座在大厅首位的椅子上发着呆,他身旁的xiǎo桌上,还放着一碗茶水,不过这茶水早已凉了半天了,而且还也逐渐开始面临此尴尬的局面。如何打击“盗版”成为中国缝制设备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保证。 展会本身就是一个新产品展示的重要平台是满的。

犹此足以看出,董怨现在是真的没有多少心情喝茶,或许他都已经在这里座着等了两人好久了,而看到了两人进来以后,董怨礼貌的起身相迎,对李冲和李遥説道:“琅王爷,冯大人,老夫可都等你们好久了。”

“额……老太书令,那个……”李冲尴尬的回答董怨,可他话到最后,却是哽的不知道该説什么了。

“老太书令,琅王爷是特地前来给你和大xiǎo姐赔礼道歉的,这次的事情,太后也暗中下了命令,将此事全盘封锁,在未处理好琅王爷的案子前,不得泄漏这事儿的任何消息,所以只要琅王爷的案子处理好了,那这事儿也就平息了,不会给大xiǎo姐的声誉带来任何影响。”李遥赶紧的接过话头,给董怨解释起来。

很明显的是,董怨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董明珠的名声问题,他这一説,董怨当然是在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反正只要自己的女儿名声不受损,那这事儿大可大事化xiǎo,xiǎo事化了,而且他心里也十分清楚,这明摆着是武则天坑李冲的,董明珠其实也没有李冲发生些什么,那他又何必过多的去追究?

武则天和李冲二人,他虽是站在武则天那边,可是李冲他也不能得罪,所以董怨立马在心里想到,只要李冲给他道歉了,那这事儿就算走走过场,完事就好了,又何必明知事是,再説事非呢?

晋中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齐齐哈尔牛皮癣医院
台州医院妇科哪家医院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