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武唐春第章母夜叉的情愫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0

梦回武唐春第章母夜叉的情愫营养

梦回武唐春 第241章 母夜叉的情愫

在大内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李遥也没有时间再慢慢的闲逛了,一路从紫雀门出来,李遥便是马不停蹄的赶向西街凌楼,不到半个时辰,李遥便是来到了凌楼之中,偏偏李遥到了时候,凌楼的丫环告诉李遥,説程凌薇在楼上的房间里休息,让人别去打扰她,所以她也不敢去通传。

李遥偏偏是不信那个邪,想着再有几个时辰,天就得黑了,李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伸手一把将那丫环推开,李遥便是吼道:“不管那么多了,我自己上去找她,她要是责怪起来,你就説你拦不住我,让她来找我便是。”

“大人,这不好吧!”丫环着急的回道。

“有什么不好,你就这样照办。”李遥也没有理会这丫环,甩了丫环这么一句,他便是转身离开,朝着凌楼的二楼上走去。

这凌楼,李遥并不是第一次来了,一路上李遥是轻车熟路,很快便是来到了程凌薇的房门前,李遥正想伸手敲门,就听得房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这可把李遥给惊的愣在了那里。

伸手轻轻碰了下房门,使得房门打开一条缝,李遥将眼睛凑了上去,仔细一看,李遥差diǎn儿没立刻的喷鼻血啊!此时此刻,房间里的程凌薇竟然是在沐浴,而且她好像是刚刚沐浴完,现在正背对着房门穿衣服呢!

李遥恰巧是碰到这个时候看过去,从后面一下就将程凌薇那纤若无骨的娇躯,给看了个一清二楚,程凌薇这西街母夜叉,人虽是凶悍了一些,可她身材确实是不错的,犹其是她那挺翘的娇臀,更是嫩白的不得了。

李遥看了不一会儿,他甚至都感觉到有股邪火在体内窜腾,加上李遥来之前可是在大内猛灌了半坛烈酒的,这阵儿,要説李遥不兴奋,那可真是假的,强忍着流鼻血的冲动,李遥赶紧的将目光收回来。

站在门口静了好一阵子,他才伸手敲起房门。

“谁啊!没听我説不允许别人打扰吗?”程凌薇的历喝声,立马在房间之中响了起来。

李遥乐的呵呵一声笑,赶紧应道:“是我,下面丫环拦不住我,我自己上来了,我来找你有事儿,你把门打开,你要不开门,我现在就硬冲进来。”

“你个该死的,你等等,不许进来。”程凌薇一听外面答话的是李遥,她都吓了一跳,赶紧的对李遥吼道。

心知李遥是个什么德性的程凌薇,自然明白,李遥説要冲进来,他就会冲进来,自己现在才刚披上一件薄纱,若是真让他冲了进来,那还得了啊!自己这完美的身子,还不得全给他看光了?

程凌薇可不乐意,吼了李遥这么一句,她便是快速的将衣服穿好,整理好衣服之后,程凌薇这才走上前来,将房门打开,房门一开,程凌薇果然是看见一脸泛红的李遥,带着一股子酒味儿的站在她的房门口,使得程凌薇不禁皱起了眉头。

扯起一张俏脸,斜靠在房门口,程凌薇故作冷淡的对李遥説道:“我説今天咱们的薛大人怎么这么有空了,原来是喝酒了呀!看来你是不喝酒,就不往老娘我这儿跑啊!你指不定都想不起老娘了呢!”

“哎呀!少他娘的废话,让老子进去了,走了好久了行驶至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与石板房南路交叉口北侧,脚都累软了。”李遥懒得听程凌薇冷嘲热讽,没好气的回了程凌薇这么一句,他便是抬起痛手一把将程凌薇推开,然后自顾自的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唉!你……”程凌薇还想説什么,可李遥却是早已不给她机会了。

直到李遥进到房间里,程凌薇这才气耸着一张脸,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住,然后飞快的走到李遥身前,对李遥吼道:“你不是都已经成婚了吗?还跑到我这儿来干嘛?你就不怕别人説嫌话吗?”

“嘿!真是奇了怪了,我成婚了,我就不能来找你了是不是?再説了,老子来找你又不和你干啥,我就不明白了,别人要説啥闲话?”李遥听着程凌薇这话,説的十分不对劲儿,他立马扯起嗓子吼了起来。

心想,自己不就成个婚吗?怎么着,还不能出来找个女性朋友説説话了,这是哪个朝代的规矩?貌似这大债券市场总托管余额为 36.7 万亿元。其中唐也没有这种规定吧?反正李遥是不能理解程凌薇刚才説的那句话,想不明白程凌薇这到底是啥意思。

程凌薇则是眉头皱的死紧,一张xiǎo脸难堪到了极diǎn。

事实上,李遥成婚,她心里非常难受,别看她外号母夜叉,可内心瞬间整个店面的形象展示出来却是十分的xiǎo女人,她一直都在暗暗喜欢着李遥,自从上次李遥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打过她的屁股以后,程凌薇就对李遥有意思了,只是李遥这傻帽一直不知道罢了,现在他被太后武则天赐了婚,和董明珠成了亲。

程凌薇心里又怎么能好过呢?心里暗骂了李遥一句蠢蛋,程凌薇这才扯起脸对李遥説道:“説吧!来找我什么事儿?没事儿的话,你马上给我走,本xiǎo姐要睡大觉了,没功夫陪你闲聊。”

“上次答应你的商铺和商楼,该给你多少,我就给你多少,我已经从琅琊王那里把商铺和商楼收回来了,现在地契等东西全在我老爹手里,我就是来给你説上一声,你要就去我爹住的大宅里拿……”

“滚,谁他娘的稀罕你那diǎn儿商铺和商楼,给老娘滚,老娘不想再看见你。”李遥话还没来得及説完,程凌薇便是扯起嗓子大吼大叫了起来。

此时的她,样子状若疯狂,整个人简直就像是发了疯一般,令人十分的猜不透,她这到底是发了哪门子的疯,李遥也跟着傻子一样的座在那儿,半天都没有回过神儿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这臭娘们儿了。

呆在那儿闷了好一阵子,李遥这才气的纵身而起,瞪着程凌薇吼道:“真他娘的不识好歹,老子在大内和人打了一架,手肿成这样了,都还来给你説这事儿,心里惦记着你,你倒好,还对我大吼大叫的,我真是招了你了。”

“滚……”程凌薇怒吼。

“滚就滚,老子还不想来呢!”李遥想都没想,恶狠狠的回了程凌薇这么一句。

説完,他便是直接的转身,飞速的冲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李遥还猛的将房门给带上,惊的房间一道砰响。

李遥刚出去,房里的程凌薇便是突然间xiǎo脸一个扭曲,呜呜的哭了起来,伤心的泪水顺着她的xiǎo脸便是一路往下趟啊!若是有人看见了此时的程凌薇,那一定会非常惊讶,因为西街母夜叉是何其霸道所在,哪里会哭呢?程凌薇自从称霸西街以来,她可以从来都不曾哭过的,现在却是为了李遥这样一个男人,哭的这般伤心与难过。

不得不説,这男女之间的事情,还真是説不清道不明啊!

而房门外的李遥,他本来是想直接摔门而去的,可他刚走到楼梯口,还没来得及迈步下楼梯,就听得房里传来了程凌薇呜呜的哭声,这让李遥又不得不停下脚步,站在那儿想了一会儿,李遥最终还是没有狠下心直接离开,而是转身缓缓的走了回去。

回到房里,李遥一抬眼就看到站在桌边伤心哭泣的程凌薇,他立马苦起一张脸,对程凌薇説道:“你还真是奇了怪了,我就算是惹着你了,你好歹也要告诉我啊!你这又不告诉我,对我又是吼又是骂的,完了还自个儿哭成这样,你让我情何以堪啊?”

“我不是叫你滚吗?你又回来干什么?”程凌薇把头别过一边,不让李遥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冷冷的质问李遥。

“老子最看不得女人哭了,你説吧!我怎么惹到你了,你只要説的对,我就给你道歉。”李遥闷着头走上前去,説起了软话。

基于程伯献的关系,他实在是不想和程凌薇闹僵,想想他来大唐这段时间,程凌薇虽説是给他添了不少堵,但是她也没有少帮自己忙,若不是她的话,自己也不会有那么多商楼和商铺。

常言道,受人diǎn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李遥不是那种不懂得报恩的人,他不想和程凌薇闹僵,这也在情理之中。

程凌薇哭过了,心里的火气也就没有那么大了,背对着李遥将脸上的泪水擦干,程凌薇头也不回的对李遥説道:“我没事了,你走吧!”

“我是没弄明白,我好心好意的来给你説商铺和商楼的事儿,你扯着嗓子吼我,到底是为什么?”李遥静静的追问。

“我不想説,你马上走,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你现在是成了婚的人了,再和我呆下去,我怕影响你我二人的声誉,凌楼好男儿生于战场。在17wan《赤月传说》里这种地方,以后你还是少来的好,这里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程凌薇咬着牙,忍着心里的难受,冷冷的回答李遥。

李遥听的哑口无言,站在程凌薇身后动弹不得,他现在算是听明白了,程凌薇这是想和自己划清界限啊!那李遥就不禁想问了,自己到底是怎么惹到她了?

潍坊早泄哪家好
哈尔滨治疗白癜风医院
长沙治疗早泄哪家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